2020-21年度扶輪基金會目標

2020國際講習會講詞
2020-21年度扶輪基金會目標
2020-21 ROTARY FOUNDATION GOALS
 

扶輪基金會保管委員會主委當選人

雷文壯K.R. Ravindran

2020年1月22日

 

早安!幾年前,我的扶輪社與德國的扶輪社員合作,在我們扶輪基金會的協助下,在我祖國的南部興建一間現代的產科醫院,取代被海嘯摧毀的舊院。
 

因此,當時的扶輪基金會保管委員會主委李東建造訪斯里蘭卡時,我們帶他去參觀我們的新醫院。
 

我們看到有些母親到該院生產,有些母親帶著新生兒回來接受醫療服務──數百個家庭獲得這些原本在當地缺乏的服務。後來我們來到新生兒加護病房──一個投入許多努力與資金的心血結晶。
 

裡頭有九個保溫箱──每個上頭都有扶輪徽章──每個裡面都有小嬰兒。
 

其中一個躺著一個小女嬰,體重只有900公克,還不到2磅。
 

她應該躺在我手掌上剛剛好──滿身都是管子和電線。她每個呼吸都在奮鬥──比體型大上她一百倍的人都更努力。
 

當我看著那個小小的胸膛起起伏伏,才瞭解到我不禁屏住了呼吸──等著她下一個呼吸,下一個,再下一個。每一次呼吸都是這麼努力的成果,來自一個小小的身軀。
 

我的心為她感動不已,這個太早來到人世間的小嬰兒。
 

我呢喃輕聲道:「加油,小嬰兒,加油!外頭有一個廣大的世界等著你──只要你願意加油!」
 

她很小,很可憐,病得很重──可是她沒有被遺忘。她不會被棄置等死。她是某人的寶貝,我們關懷她。
 

因為我們基金會的力量,我們竭盡所能給她活下來的機會,那也是我今天來到這裡要談論的主題。
 

我們的基金會不是靜止不變的。它正在不斷演進,變化,與時俱進息息相關。
 

今年,保管委員會將發起一項名為「大規模計畫」(Programs of Scale)的新計畫。這些獎助金將激勵每個扶輪社做遠大思考,尋找合作夥伴及贊助者,一起為重大問題找到全面性的解決方案,其效益將可觸及眾多的人。
 

讓我舉個例子來說明。子宮頸癌是唯一可用疫苗預防的癌症。
 

如果可以讓某個國家的每個孩子都接受疫苗,尤其是8到10歲的女孩,並讓每個35-45歲的女性進行篩檢,理論上你便可以根除子宮頸癌。
 

然而光靠扶輪社員是不可能在自己國家或區域達成這個目標的。那是可以推廣至各地比照辦理的計畫,可是沒有一個組織──即使是扶輪──可以獨力完成。它需要多個組織一起合作,類似我們的根除小兒痲痹計畫。
 

那就是「大規模計畫」所要支持的計畫類型。大規模計畫每年將核發一筆200萬美元的獎助金,依我之見,將會在我們基金會帶來巨幅的改變,就像雷諾夫前社長Clem Renouf在1978年推出3-H計畫時一樣。
 

請記得,根除小兒痲痹等疾病計畫就是這樣在菲律賓開始的。將來會在適當的時候給各位更多相關訊息。
 

接著我要談到各位來年的其它優先工作。今年的優先工作都配合新的「扶輪行動計畫」(Rotary Action Plan)。扶輪基金會確實協助我們增加影響力。
 

我們的首要優先工作當然是根除小兒痲痹。
 

這是我們整個組織的頭號優先工作。我們必須運用我們體系內的每個環節、每顆螺絲、每種管道來朝向這個目標前進。我們必須完成這項工作。
 

前一年病例數確實有所增加。這值得憂心,但那是一個預期之內的挑戰。我們有信心可以找到解決的方法。
 

請記得我們已經讓小兒痲痹病例銳減99.9%。請記得有1,800萬人今日能自由行走是因為我們。請記得第二型及第三型小兒痲痹已經遭根除,只剩下第一型。
 

現在全球只剩下兩個國家──巴基斯坦及阿富汗──通報有野生株小兒痲痹病毒。我們將會完成這項工作。
 

我們的第二項工作是增加對年度基金及根除小兒痲痹等疾病計畫的捐獻,同時在2025年之前讓捐贈基金(永久基金)達到20.25億美元。
 

我們今年整體的募款目標是4億1,000萬美元,比去年的目標只增加1,000萬美元。我們的目標可細分為以下項目:
 

  • 5,000萬美元用於根小兒痲痹,理應可獲得蓋茲基金會的兩倍配合款,讓總金額達到1億5,000萬美元──只要每個扶輪社捐出1,500美元,我們便可達成這項目標
     
  • 1億3,500萬美元給年度基金
     
  • 8,500萬美元給捐贈基金(永久基金),包括直接捐款及承諾捐款
     
  • 4,000萬美元是其它直接捐款,讓總金額達到4億1,000萬美元。
     

讓我們思考一下年度基金的目標1億3,500萬美元。我們有將近20%的扶輪社沒有捐款給基金會的年度基金,這些社的社員也沒有。你們可以相信嗎?我們可以表現得更好!
 

我想要求這一屆──也許是講習會有史以來最好的一屆──來矯正這個數字。你們是最優秀的一屆,對吧?如果要資助對我們全球獎助金不斷增加的需求,讓我們的扶輪社能夠改善生命,就必須達成我們的目標。
 

同樣地,我們的捐贈基金(永久基金)是所有扶輪社員讓其價值觀成為永恆、建立扶輪遺澤的好方法,提供資源給未來世代的扶輪社員。各位朋友,健全的捐贈基金(永久基金)將可維持我們基金會長期的財務穩定。
 

我們的目標很遠大,但可達成。「2025 BY 2025」計畫就是要在2025年之前讓捐贈基金(永久基金)基金達到20.25億美元。
 

到了2025年,我們預期扶輪基金會捐贈基金(永久基金)的淨資產將達10億美元以上,其餘則是預期收益及遺贈類型的承諾捐款。想像我們用20億美元的捐贈基金(永久基金)將能夠成就多少善行!光是投資所得將可提供近1億美元給扶輪社員在世界各地,年復一年,推動各式各樣改變生命的計畫。
 

我們的第三個優先工作是改善我們獎助金可衡量的影響力。
 

曾經,我們的善行只能夠用輿論這樣模糊的概念來衡量。今天我們想要知道我們的慈善行動對社區真正的影響力。
 

捐贈椅子及桌子給鄉村學校的教室理所當然是服務行為,可是有多少兒童會使用那間教室?有適當的教師來教導那些孩子嗎?那些椅子在教室裡安全嗎?需求是50張椅子時給5張可以嗎?
 

我們需要擬定不只是讓我們感覺好的計畫。我們的計畫必須改變生命。這不只是錢的問題,從來不是。重點是生命。
 

我一開始有跟各位談到我祖國那間我們基金會協助興建的產科醫院。在那次拜訪後近2年後,我有機會再次去那間醫院。我們獲准進入同一間加護病房;這一次只有幾個保溫箱有人使用。
 

參觀過後,我們都來到大廳,停下腳步,與醫師及護理師交談,他們告訴我們該院自落成以來已經有14萬名新生兒誕生。
 

他們介紹我認識一位年輕母親,帶著孩子來進行例行檢查。可愛的孩子,大大的黑眼睛,漂亮的笑容──大概一、兩歲,忙著學習走路和講話。
 

我很喜歡小孩子,所以非常本能地對她伸出手,她走向我。我帶著她到處看,跟她母親聊天。就在那時候,一位醫師走過來,臉上帶著微笑問道:「雷文壯先生,你記得嗎?上一次你來參觀,保溫箱裡有一個你似乎很擔心的小孩?」
 

我回答:「對,當然!我怎麼忘得了?」
 

她頓了一下,微笑,伸手拍了拍我抱著的小女孩說:「這就是那個孩子。」
 

這時要努力才記得呼吸的人是我。
 

她就是那個孩子。我抱在懷裡的:一個因為扶輪活下來的小女孩。她會微笑,會大笑,帶給父母喜悅──因為扶輪基金會。
 

當你想到這點──其它一切就不足相提並論了。
 

我今天請求在座各位:當你回國,回到你的扶輪社,規劃來年的計畫時──請牢牢記得我們的扶輪基金會。
 

它賦予我們身為社員的意義。
 

它改變生命。

 

 

 

 

以上中文翻譯由台灣扶輪出版暨網路資訊協會提供